继中国市场后 Uber与俄罗斯最大的对手合并

发布时间:  2017-07-17             发布人:  ICC

    2017年7月14日,Uber宣布将与俄罗斯本土打车服务公司Yandex.Taxi成立合资公司。

    Uber发表声明称,将向这家新公司投资2.25亿美元,占股36.6%,而Yandex投资1亿美元,占股59.3%。该合资公司总价值为37.3亿美元。董事会将设七席,Yandex和Uber各占四席和三席。

    合资公司将由现任Yandex.Taxi CEO领导,并在包括俄罗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哈萨克斯坦等六个国家,127个城市中运营业务。新公司将有权在该地区使用Yandex.Taxi、Uber两个品牌,相应两个App也可继续使用,只是司机端整合称单一平台。业务合并将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


    业务合并,Uber是亏是赚?


    原先,Yandex.Taxi占据俄罗斯打车服务市场的绝对地位,Uber几乎没有竞争优势。

    从市场渗透率看,Yandex.Taxi成立于2011年,覆盖俄罗斯和周边五个国家的127个城市;而Uber于2014年进入俄罗斯,目前只在俄罗斯16个城市,和阿塞拜疆、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5个城市运行。 

    从市场规模来看,第二名的Uber只相当于第一名Yandex.Taxi的一半。根据合并后官方公布的数据,截止2017年6月的年度,Yandex.Taxis年订单额为2.85亿次,订单收入为10.1亿美元,Uber则为1.34亿,5.66亿美元。

    相比Yandex.Taxi,Uber还处于资源劣势的地位。Yandex.Taxi发源于搜索巨头“俄罗斯Google”Yandex,而Yandex掌握着俄罗斯独家精度地图数据库和搜索数据库。这恰好是Uber在俄罗斯发展中无法取得,却又事关打车业务核心的资源。

    在俄罗斯,Uber本来就不是Yandex.Taxi的对手,而合并业务能让Uber实现市场绑定、资源引进。此外,合并本身就是一笔划算的生意。Uber欧洲区负责人戈尔·科迪(Gore-Coty)表示,合并后的公司估值为37.55亿美元,意味着Uber36.6%的股权价值14亿美元。而Uber在三年半之间总共投入1.7亿美元,即使算上Uber在新合资公司上投入的2.25亿美元,也远不及股权价值回报。

    更何况,Yandex.Taxi 还处于强劲增长势头中。2017年,Yandex.Taxi  COO 亚历山大·舒尔金(Alexander Shulgin)在公布2016年营收数据时称Yandex.Taxi是“亮眼的惊喜”。他还透露2017年Q1的数据环比增长了484%。借Yandex.Taxi的增长东风,新合资公司的估值也呈现出良好预期。

    一年前,Uber在中国市场也取得了有利的终局。

    2016年8月,Uber全球与中国最大的打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达成协议,Uber的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将由滴滴收购。滴滴出行和Uber全球将互相持股,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5.89%的股权,相当于17.7%的经济权益。

    这让Uber全球成为滴滴出行的第一大股东。“经济利益才是真正的股权价值,不单单是分红,将来退出上市也按照17.7%算的。”滴滴公司副总裁陶然说。

    而根据滴滴最新的500亿的估值数据,Uber在滴滴的股权票面价值已从61亿美元涨至80亿美元。“公认的说法是,滴滴和Uber合并,Uber赚大头。 ”一位国内网约车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从两起合并个例来看,Uber稳赚不赔。而这位网约车行业资深人士认为,从大趋势来看,合并是Uber国际化的一个过程。“Uber并不需要在每一个地方都自己运营。如果当地有家势力特别强的公司,能够形成合资公司,对Uber来说是个好事。”


    业务合并是Uber海外扩张的下一步?


    打车服务市场进入门槛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本地竞争者。Uber正在全球400多个城市,与竞争者开展争夺市场地位的拉锯战。如果没有业务合并,Uber和竞争对手将陷入烧钱的拉锯战中,直至一方取得垄断地位。

    这是由打车服务商业模式决定的。2016年,美国交通工业资深专家休伯特·赫蓝(Hubert Horan)在对Uber的研究报告中,将Uber同类的打车服务的商业模式总结为“网络效应”。Uber靠补贴将车费压低,保证源源不断需求端。那么供给端车越多,Uber司机单位小时的接单数越高。总有一个临界数值,能让单位时间订单收入高于补贴,实现盈利。

    Horan认为,Uber不断烧钱,是为了将传统的出租车公司和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一旦达到目的,它就可以垄断打车行业的供给端。只要抬价,就可以获得大份利润,直至收回成本。

    2016年1月,Uber CEO接受采访时曾承认,2015年Uber在中国投入了10亿美金,而滴滴的烧钱数字是Uber的2倍。尽管将中国区业务卖出后,Uber 2017年第一季度的损失比上一季度减少了38%。Uber仍在全球损失7.08亿美元。

    不仅仅是Uber,所有打车服务商业模式的执行者,都为了取得垄断地位面临着烧钱压力。2016年,Uber在东南亚的主要竞争对手Grab透露其每月亏损3500万美元。Uber美国头号竞争对手Lyft在2016年损失了6亿美元。2016年,Lyft也曾向寻求收购未果。

    对于Uber及竞争对来来说,合并业务不仅能及时止损,还可能取得垄断地位,结束战役。“中国市场滴滴和快的合并,滴滴和Uber合并,最终证明实现垄断的最好方式是合并。 ”上述网约车行业资深人士对《财经》记者说。

    而现阶段Uber正处于非常时期,寻求业务合并意愿更加强烈。首先,Uber目前缺乏核心领导人。2017年6月,Uber 创始人兼CEO宣布辞职。Uber董事会还没有为Uber找到新任CEO,Uber现由14人委员会代管。其次,Uber希望通过合并减少损失的要求空前强烈。750亿美元估值,融到了E轮的Uber,也面临着投资人要求上市的压力。而持续亏损的现金流表现将成为Uber IPO的负担。

    此外,Uber还在全球各地遇到监管和运营难题,全球扩张步步维艰。2017年3月,Uber在法律压力下被迫退出丹麦市场;几天后,意大利法庭要求Uber必须在十天内从意大利撤出服务。在巴西,Uber不仅要接受巴西人现金支付的用户习惯,还要处理多位司机涉嫌一连串抢劫和谋杀的案件。

    尽管Uber欧洲区负责人戈尔·科迪(Gore-Coty)表示,俄罗斯的业务合并只是个“令人兴奋的个案,不会影响其他地区的经营”。Uber全球扩张困难已成事实,在其他主要市场加速合并步伐,或将成为Uber走出困境的办法。


    (转自财经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