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起中的知识产权仲裁

发布人:牛少博 发布时间:2019-08-14 来源:法律服务部

知识产权与商业的相关性正在上升,特别是在跨境交易方面。因而,维护知识产权的意愿也越来越强烈。

传统上,知识产权纠纷主要由法院审理。然而,近年出现了相当大的向仲裁转向的趋势。之所以承认法院并不永远是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适当途径,是因为判定这些案件需要全面综合的技术知识。结合纠纷各方越来越普遍地来自多个地区的情况,公司越来越倾向于通过仲裁庭代替法院来解决纠纷。

为了满足知识产权和技术纠纷的特殊需求,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建立了WIPO仲裁与调解中心(简称“WIPO中心),以及特殊仲裁(分为加急和非加急)、调解和专家裁决制度。WIPO中心发布的关键数据显示,其服务在TMT(科技、媒体、电信)和知识产权(WIPO调解,仲裁和专家裁决案例)领域得到广泛使用,WIPO中心处理的案件数量持续增长,表明对此类专业服务的需求不断增加。

简单来说,WIPO仲裁制度关键的几个方面是:

——WIPO的中立:WIPO中心管理着专攻各个领域的专家仲裁员的综合性名单;

——关于临时禁令的具体规定:快速中止侵权通常是知识产权纠纷的关键,因此,WIPO仲裁制度特别关注临时决定;

——保密制度:知识产权和技术仲裁通常涉及专有技术秘密和商业秘密,“WIPO规则”提供了一套在仲裁程序中引入机密信息的具体规定;

——证据程序:WIPO规则提供了一套关于通过专家证人取证的具体规定,包括关于仲裁期间安排开展实验的规定。

但是,知识产权纠纷和仲裁,两者如何融合在一起?在谈论知识产权仲裁时,必须考虑两个主要问题:

是否有仲裁条款?许多知识产权纠纷的核心要素是知识产权所有权人阻止他人使用其知识产权(停止和中止使用诉求)的权利。事实上,竞争对手之间通常没有协议。即使存在相关协议(如许可协议、技术协议、商标共存协议甚至包括知识产权相关问题的交易协议),此类协议也一般不包含特别的知识产权仲裁条款甚或是任何仲裁条款。

争议问题是否具有“可仲裁性”?在知识产权纠纷中,确定案情之前至少需要解决知识产权是否存在、知识产权的有效性,知识产权的所有者或权利范围这些初步问题。关于注册知识产权(如专利、实用新型、商标或外观设计),这种知识产权是否已由政府管理部门合法注册的问题通常在国家法院和政府管理部门解决,而不是由没有公权的仲裁员解决。

这将导致如下情形:在多个国家拥有授权专利的公司A面对在多个市场销售潜在侵权产品的竞争对手B公司。A和B在多个国家法院进行专利侵权诉讼,A想要通过诉讼阻止竞争对手出售产品,并最终获得适当的损害赔偿。这就可能导致各个国家的裁决不一致:(1)关于同一专利在不同国家的有效性裁决可能不一致;(2)关于竞争对手的产品是否侵犯了专利权的裁决不一致;(3)每个市场损害赔偿金额的计算不一致。

关于注册知识产权有效性争议的可仲裁性,只要争议的基本问题也能够通过在当事方之间达成和解的方式解决,通常就认为这个问题是可以仲裁的。

由此形成了一个问题的完整闭环:WIPO仲裁解决的知识产权案件数量不断增加,表明了通过仲裁解决知识产权纠纷的可能性。然而,知识产权纠纷在原则上是否可以仲裁的问题一再出现,这一问题在历史上应归因于知识产权与公共政策利益有关的假设。当前无可争议的是,绝大多数案件都是可以仲裁的,至少是在国际语境下。

这也与实际中不可仲裁性异议并没有像学术讨论中所假设的那样经常被提出有关。不可仲裁性异议之所以非常少见,原因是(见T. Cook和A. Garcia著,《国际知识产权仲裁》,2010年,第52/53页):大多数诉诸仲裁的知识产权纠纷都围绕合同问题展开。然而,在大多数国家,合同纠纷通常被认为是可仲裁的,即使它们与知识产权有关(知识产权的合法性和权利范围也可能是合同纠纷中的基本问题)。

由于只有某些类别的知识产权容易被排除在仲裁范围之外,因此容易招致不可仲裁性异议的知识产权纠纷领域进一步受到限制。如上所述,这些权利领域都与已授权知识产权的有效性和是否存在相关。

对异议多发领域的最后一点限制是,各方通常不会质疑基础知识产权的有效性,因为他们不能质疑或不愿质疑。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因为许多知识产权仲裁都是基于许可协议。比较通常的情况下,这些许可协议包括“非质疑”或“非挑战”条款,以防止知识产权的有效性受到攻击。如果知识产权的有效性本身并非仲裁问题,则可以防止出现与“可仲裁性”相关的问题。

很显然,如果符合某些标准,知识产权纠纷很可能由仲裁庭决定。当然,这种仲裁的结果不会产生任何第三方效力,也不能约束国家登记机关对经过仲裁的知识产权实施任何关于登记的具体行为。但仲裁员可能会根据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来裁决是否可以对被告强制执行专利。但是,由于这方面的不确定性,确认这种情况是否会使仲裁裁决在某些国家法律下无法执行是非常重要的。

在起草知识产权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时,经常会出现的问题是,禁令救济(或初步禁令救济)的诉求是否也应经过仲裁,或者是否应当由普通法院决定。然而,有限的仲裁条款下,特定协议下产生的或与协议相关的任何争议均可适用仲裁程序,但不包括具体履行的行为,例如禁令救济(特别是在知识产权纠纷中,禁令救济通常是一项关键诉求),这种情况在实践中可能会变得棘手。在最近一项Henry Schein公司诉Archer&White销售公司的裁决中(案件号为586 US[2019]),美国最高法院认为,关于原告向普通法院提出的诉求是否应当被排除在仲裁范围外,这类基本问题本身必须经过仲裁。这至少在美国导致了一种情形,首先,可能需要仲裁确定是否要以仲裁方式或经普通法院审理特定诉求(如禁令救济),其次,这些诉求未来可能需要在普通法院进行探讨,或视具体情况适用仲裁。

在起草知识产权和技术协议时,甚至在遇到多司法管辖区的纠纷情景时,各方应将专门的知识产权仲裁视为法院诉讼的有效替代方案。尽管如此,还必须仔细考虑这一选择是否确实符合预期目的。

 

编译:任荣晖

原文链接:https://www.lexology.com/library/detail.aspx?g=cb575f8d-33f4-47da-86c4-387c434c64c0

 

声明:该文观点不代表本中心观点。